己亥梅竹:敦親睦鄰,全友誼賽?

0
753
兩校吉祥物熊貓與狐狸,即將以友誼之名互相 PK?(圖:清大官網)

即將於3月1日至3日登場的第五十一屆梅竹賽,昨(14)日晚間,宣佈以10:0無反對票通過改為全表演賽,不予計點,己亥梅竹清交雙方也不再為爭奪總錦標而戰。消息一出,雙方的粉絲專頁湧入回應,靠北清大與靠北交大也出現許多相關議題投稿。

回顧近年梅竹賽,因選手參賽資格造成波折不斷。從2012年壬辰梅竹即因體資、體保生問題,於梅竹賽進行中途改為友誼賽。隔年癸巳梅竹又因不分系選手問題,最終全面停賽。今年則因拾穗計畫學生參與象棋賽的資格問題,再次引發風波。

本報訪問了學生會長同時為諮議委員之一的蔣秉翰同學,提供清大立場的見解。

國手?誰說了算?

去年一月,清大透過拾穗計畫錄取象棋七段(現為八段)的「青少年棋王」葛振衣,其優異的能力與得獎經歷備受矚目,然而籌委會內部也因此對該生的梅竹賽參賽資格產生爭議。

根據諮議委員侯柏仰,交大方於競賽規則中提出「依拾穗計畫及百川計畫入學之學生,曾具象棋/橋藝國手資格(曾經代表國家參與國際賽事),則視為象棋/橋藝績優生,不得上場。」於此,清大方則主張有三:身份認定問題、針對性疑慮以及絕對法律保留原則。

象棋不同於一般體育類競賽,雖有段位區別,卻無法比照全大運或單項聯賽,區分出一般生與特殊生。又「國手」一詞概念含糊,葛生雖然曾在國際比賽中奪冠,但時常是以協會代表名義參賽。若要對於「國手」身份加以限制,必須經由更謹慎的立法程序。白話地說,「因為發現他很強,就將他歸類為特殊生」,清大方認為不該接受這樣的推論。

其次是於此時提出身份問題,清大方認為針對性過於明顯。《國立清華、交通大學梅竹賽實施辦法》 內明文規定,在梅竹賽前不得修法,即是為了避免修法具有針對當屆新生的疑慮。「如果開了這個先例,是不是每年都可以從對方新入學的學生中,去找實力特別強的,將其歸類為國手不予參加梅竹賽?」

最後,清大方認為,雖然雙方的象棋社與籌委會可以各自訂定規則,但對參賽選手的身份限制,是在實施辦法內訂定的。所以不應該在更下等的規則中,再針對參賽身份做限制,以遵守絕對法律保留原則。對此交大方則主張,實施辦法內文記載「以一般生為原則」,既然是原則,就該具有空間。

全友誼賽成為清交共識

負責梅竹賽制修訂的梅竹諮議委員會,由清交雙方各派五人組成。蔣秉翰透露,前三次的會議中雙方無法藉由投票得出結論或共識,而身為會議主席的交大學務長也不願做出裁示,場面陷入僵局。其他解法或私下協商難以達成,而單項(象棋)停賽,不只需要更漫長的程序,且針對性更加強烈。清大方的諮議委員,由於得到了清大學務長的保證,確定資源不會因為改成友誼賽便減少,才在第四次臨時會時全數投下同意票。

「我方還是希望葛同學可以上場,但交大方說他們那裡不具有實力相當的選手。以往像是圍棋的職業棋士不是沒有上場過,只是需要在雙方條件相同的強況下,才能達成協議。」蔣秉翰表示,「我們會堅守我們的立場,但交大也會認為,你們硬是放這麼強的人上場,我們要怎麼打?或者說,以後就一直徵招這種民間高手來打比賽就好了?這是公平性的問題。」

根據雙方學生議會與諮議會的聯合聲明,最終「基於不同見解,雙方共同協議」,遂通過將己亥梅竹改為全友誼賽,不予記點,亦不設總錦標。

「但很神奇的是,只要變成表演賽,就都沒有問題了。」蔣秉翰認為,「我們缺乏一個好的仲裁機制,所以每年都會遇到一樣的問題。雖然兩邊的學務長可以投票,可是兩邊的學務長不管怎麼投票,都會造成爭議。鮮少有學務長會去承擔這樣的責任。今天交大的學務長不管怎麼裁,都會得罪某一方。因為他的裁示也象徵了他對某個觀念的認同。」有人也因此質疑諮議會的決議,並擔心雙方各自併校後,是否會有更多類似爭議再三出現。許多同學及校友更紛紛發文,認為梅竹賽漸漸失去原本體育交流的單純氛圍。梅竹賽的參賽資格雖然不是本屆才產生的爭議,卻也成為未來舉辦時不可忽視的一大問題,有待兩校同學一同關注解決。

文.王采翎/圖.清大官網/核稿編輯.楊淳佑

廣告

留下回應

請輸入您的回應內容
請在此輸入姓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