直覺,是種前進的指引;而瘋狂,將使一切不可能化為可能。


十一月的清大夜晚,星光熠熠,也開始起風了。位於綜二館前方的蘇格貓底二手書咖啡屋,在打烊的前一刻,店裡仍亮著昏黃的燈光。

憑直覺,才有今日的蘇格貓底

十二年前,蘇格貓底的老闆林群(以下簡稱貓哥),因受龍應台之邀,將原本在台北的店面,搬至清大。

來清大之前,貓哥的念頭其實相當單純,心裡僅有個「創業」的直覺。因為當時書店的輝煌年代已過,難以此為生。貓哥認為:「我不想只賣書,才結合了咖啡。此二者,本來就是相當適切的組合。至於貓,則是因為付不起房租,只能以店為家,才把原本養在住處的貓咪一併搬來店裡。」

對貓哥而言,「這一路走來,其實只是演變的結果,並非刻意的安排。」

哲學,突破既有的平凡

因為念過哲學所,貓哥將店名以哲學家「蘇格拉底」命名。對貓哥來說,「因為閱讀哲學,才讓我的生命有所昇華。」大約在青少年時期(約十五歲),貓哥開始接觸哲學,讀了些整理式的哲學書籍,這一讀便是十年。即便有了這十年的閱讀經歷,貓哥仍無從了解「哲學是什麼」,也因此才下定決心,開始逐一讀起各家文本。三年過後,「我終於明白,所謂『哲學』,其實是種探究與思考的學問,絕非解答問題的學問。因為哲學,從不曾停止,它一直在往前,即便找到答案,仍會繼續前進,思索答案背後的事。」

因為接觸哲學,才讓貓哥成為一個活潑且具有好奇心的人,懂得站在理所當然的對立面,去看待既有的事情。「哲學,好比賈伯斯在史丹佛大學畢業典禮所提到的,『Stay hungry, stay foolish.(求知若渴)』,這也才是哲學的核心啊!」

無人能超越的事:夜貓子電影院

「不管要做什麼,如果要持續堅持下去,都必須要有興趣作為支撐。而電影,就是我的興趣!」小時候,貓哥便常跟著哥哥姐姐去廟會、操場或戲院看電影。在成長的過程中,戲院一間又一間關門,也在貓哥心中引起陣陣惆悵。

當時,貓哥得知「世界上的第一部電影,其實是在咖啡廳播映的」,覺得相當有意思,便答應藝術中心的邀約,一起合作舉辦夜貓子電影院。「現在想來,這其實是非常瘋狂的事。不知不覺,夜貓子影展也維持了十二年。之前,不管身處多遠的地方,都一定會拚了命、發瘋似地,趕在周六晚上,回到店裡,好確保電影能順利播映。」

行動書車:深藏於可親外型底下的尖銳批判與新住民關懷

「我成長於一個對外籍移工或東南亞新住民,充滿偏見與歧視的年代。」為了打破這些偏見,貓哥開著行動書車,不辭辛勞地全台巡迴。「除了讓新住民能有書籍閱讀,也是為了打破既有的刻板印象。例如:有些台灣人覺得,只要花費數十萬元,便能買到一個比廉價勞工更加廉價的媳婦,來為家族傳宗接代。這都是錯誤的想法。唯有台灣人的觀念改變,新住民的處境,才有變好的可能。」

對貓哥來說,開著書車造訪不同角落,讓更多新住民能得到更合理的待遇,是他目前的任務。最近幾年,經營蘇格貓底的利潤逐漸減少,當被問起書車與貓底二擇一的難題,貓哥毫不猶豫,滿溢眼裡的堅定,回答:「我選『書車』,因為這更貼近我內心所企求的!」

文.李安晴
圖.王毓楷

廣告

留下回應

請輸入您的回應內容
請在此輸入姓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