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我的面貌:第十屆人社公演《假作真時》編導專訪(上)

0
813

第十屆人社公演 3/21 晚間在大禮堂精彩謝幕,博得熱烈掌聲。本屆人社公演演出四齣戲劇,依表演順序為:《交換生》、《╳+》、《所以說,為什麼我們在這裡》和《通話中》,皆由同學親自撰寫劇本與導演,呈現的舞台別具深意,發人省思。

《交換生》:當別人,比較好?

導演:蔡秉芳|編劇:張瑄庭

《交換生》描述容貌相仿的兩人,因緣際會互換身份,從此過著對方的生活。看似理想的互換,終究只是對生命的逃避,但最後兩人最後是否互換回來,導演蔡秉芳希望交由觀眾自行解讀。

由於劇情比較天馬行空,背景設定卻又偏寫實,編劇張瑄庭為了合理化交換過程苦思許久,最後發現偏離主題,便重新聚焦在角色交換後的心境,以及他們是否喜歡交換後的生活。

《交換生》劇照

劇中三個倒敘的穿插場景,旨在透過回憶,帶出每個人生命中遭遇的課題,突顯在互換生活裡,角色深藏內心的那些在意卻說不出口的話語。

「每個人都有自己要處理的困境。看到別人,我們會羨慕,也想過另一種樣態的人生。但可能那人遭遇的挫折是你沒有看到的,而交換後也不見得會比較快樂。」

《交換生》也捕捉了人社院學生在日常生活中與周遭互動的場景,呈現出親子關係與自我選擇中的衝突。張瑄庭說:「我媽也不是很專制的人,但他會說,人文社會跟經濟都是一類組啊,那就填個經濟比較有出路。」

然而父母與兒女的價值觀分歧,並沒有絕對的善惡對錯。主角小諾的母親是個單親媽媽,獨自扛起民宿生意,自然希望孩子以後能少吃點苦。「她不知道念人社以後要做什麼。她還會覺得,我小孩這麼聰明,怎麼會只讀一個人社呢。」其中一幕描寫旁人對「清大」的招牌投以讚賞,卻在聽到「人社院」後露出不解的敷衍回應。張瑄庭認為,正是因為旁人全然不懂,才更能深入地去說明、理解。

「但我覺得整個公演就是在告訴大家,『我們』人社院的學生,就是在做這些思考。」語畢,蔡秉芳燦然一笑。

《╳+》:必須合格

導演:邱純輔|編劇:王婕伃

《╳+》 劇照

「╳+」可讀作乘十(誠實)、叉加或乘加。描述人宛如生產線上的產品,出生過後通過層層「加工」,受標準「檢驗」才算「合格」,否則就被銷毀淘汰。

導演邱純輔的初衷,是想讓觀眾看見,每個人現在的面貌,都是成長過程中一路的選擇與建構的結果。

「機器運轉中,請小心」貫穿全劇,同社會體制引導人們前進。此外,這段聲音也代表宗教的力量。在象徵性別二元的 A 程序長耳裡,這是「神聖」的聲音。而對國族認同的 B 程序長來說,社會只管服從國家的指示,社會力量皆為噪音。SS886 必須接受他所說的歷史,才能得到中華民國國徽的太陽獎章,否則將成為受人唾棄的不合格者。

掌管「大腦」的兩位 C 程序長左左與右右,是唯一聽不到這段聲音的角色。左左右右乃群眾的輿論,象徵大眾受社會力量控制而不自覺。人們以為自己做了選擇,然而其實是社會在告訴你,什麼樣的選擇才「正確」。

取名「左左右右」,也暗示了大眾的左右搖擺。其中,右右較為強勢,兩人相處也以右右的意見為重。如同現實社會裡,最終人們往往跟隨群體中強勢的意見。此外,他們兩人便是「多數」,而其餘少數群體,不得不服從大眾的聲音。

然而,程序長們也是不合規定的產品。人皆生而平等,是人為標準劃分出階級。當人們自以為站在台階上批判他人時,往往不覺自己也相差無幾。

除了程序長,象徵母親的作業員角色也極為重要。為了不加深「母親照顧孩子理所當然」的刻板印象,編劇王婕伃特意強調另一位作業員(父親)的缺席。SS886 的行為不符合社會期待,在他垂死之際,母親一句「我所做的事情都是為了你好」,成為最後致死的利刃。比起旁人的不諒解,來自家人的批評往往最傷害人心。

SS886 死亡後,工廠並沒有停止生產,觀眾仍然聽見這段聲音。就像現今許多社會事件發生後,人們指責社會出了問題,卻無人深入檢討,等時間過了,照樣依循社會規則,容忍、漠視瑕疵規則運作。

SS886,從 SS 區來的高級品,降生在國碼為 886 的台灣,人民對於國家來說,也不過是身份證上的一串數字。SS886,不見容於社會體制,被消失了。

※《所以說,為什麼我們在這裡》、《通話中》專訪,請移步:自我的面貌:第十屆人社公演《假作真時》編導專訪(下)

文.王采翎/圖:人社公演團隊

廣告

留下回應

請輸入您的回應內容
請在此輸入姓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