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我的面貌:第十屆人社公演《假作真時》編導專訪(下)

1
412

※接續:自我的面貌:第十屆人社公演《假作真時》編導專訪(上)

《所以說,為什麼我們在這裡》:存在本身即是意義

導演/編劇:鄒宜萱

《所以說,為什麼我們在這裡》劇照

《所以說,為什麼我們在這裡》描述劇場導演不斷被要求更改劇本,最後不但偏離初衷,劇組也分崩離析,他才被一語點醒。

本劇以劇中劇的形式,詼諧的劇情鋪展,呈現人類凡事追求意義與認同的徒然。身兼編劇與導演的鄒宜萱觀察周遭的人,常尋求他人認可而身心俱疲,「看到大家好像都有點迷惘、負面或是自我否定,所以想要透過戲劇的方式,告訴大家『你自己覺得好就可以了。』」

劇中導演順應他人要求,結果導致白忙一場,最後在空無一人的劇場裡,對鏡子塗起口紅。這個動作,可以是呼應劇初女演員塗口紅的橋段,代表雖然不被理解(女演員要求刪除這段戲),導演仍認可自己的創作理念(導演自己來演)。但口紅在劇中,也象徵社會規範人必須優雅得體。因此塗上口紅,亦反映導演仍渴望認同,困於眾人的期望中。迷幻的燈光裡,虛實曖昧,是鄒宜萱特意留給觀眾想像,導演真的有所行動,還是只在幻想之中。

在劇中,銷售員與女演員對比存在。女演員不顧導演安排,只想依自己的想法演,雖然劇場是她唯一能做自己的場域,她最後仍選擇回歸現實受壓抑的生活;銷售員按照指示演出,卻演得盡興開心,還發現了自己真正的興趣,最後雖然賭氣離場,但也暗示將踏上演員的道路。「演戲」對兩個角色的意義不同,但也沒有對錯。女演員常常被電話打擾,她所承受的外界壓力,讓她最終做出的選擇合理。

全戲最後開口的貼馬克小哥,堪稱靈魂人物。鄒宜萱說:「他去做任何事,都不需要什麼原因,『他想做』就是原因。」貼馬克小哥在演員與導演排練時,在角落默默背對觀眾,黏著不知何物。「所以是由這樣的人,告訴導演:『你看我做這個東西,觀眾也沒有看到我在幹麻,你們(指角色)也不知道我在幹麻,但只要我覺得這樣做很好,那就好。所以你到底在煩惱什麼?」

就算不被理解,但只要喜歡,只要你「想」,就無所謂——這也是全劇最想傳達的、最溫柔勇敢的概念。

《通話中》:直視死亡

導演/編劇:沈庭安

《通話中》描述少女意外死亡,在陰間使者的幫助下,透過播打電話和過往的戀人與母親道別。身兼導演和編劇的沈庭安說,現代人在生活壓力下,面對家庭與伴侶的情感變得麻木不仁,他想透過戲劇,帶領觀眾重新珍視生命。

全劇劇本僅僅三頁,卻喚起大眾對生死情感的共鳴。比起台詞,戲劇呈現更靠畫面的意境、演員的動作、舞台的燈光音效,留給觀眾自我感受的空間。

《通話中》劇照

其中描寫主角面對同性愛人與母女情感的內心掙扎,讓人印象深刻。「在我們的成長環境,一男一女的愛情,帶給觀眾的共感程度會比較高。但我沒有想要為了讓這齣戲更感動而放棄性別議題。」沈庭安想呈現的是,同性戀伴侶之間的「情感根源」,其實與異性戀伴侶並無不同。

劇中主角不敢向母親坦白性向,因而導致與伴侶分開。「我覺得『不能接受』不是我想表現的重點,我比較想呈現媽媽『怎麼接受』這件事情。我不想把媽媽塑造成壞人,也是她的成長背景告訴她,只能有異性戀。要她突然改變,也是不公平的。」

在主角的家庭裡,父親是缺席的。如同世上沒有所謂「正常美好」的家庭圖像,反而正因每個家庭各有缺憾與壓力,才更該懂得體諒包容。「用同理心共感別人」也是劇情渴望呈現的理念之一。

高挑冷豔的陰間使者,同樣富有人性。她對死亡的淡然、坦然,來自直白的面對。生命出生便是在邁向終結,寵物、朋友、親人,甚至自身,「死亡」是人類共同的課題。沈庭安轉化個人經驗,希望讓觀眾看見死亡的無常與必然存在,以及學會面對的重要性。

「不是所有事情都會等你準備好才發生,」沈庭安說,「走的時候不要哭哭啼啼。」

觀賞第十屆人社公演《假作真時》,發現四齣戲劇似乎可以「自我」的主題交串。交換得來的他人的人生,並不見得更好。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依歸的信念與主義,有時是社會強加於身,無非出自個人選擇。當我們急於探尋富有意義的生活,活得焦慮惶恐,不妨停下腳步,傾聽內心最真實的答案;當我們追逐重要他人的認同,捨棄掉自我,往往事後也難以追悔嘆息。

世上假假真真,未免載浮載沉,盡頭那麼遠又那麼近,在抵達的那一天之前,誠實面對自己、意識自己、感受自己,清醒地為自己活過一遭,才不算可惜。

文.王采翎/圖.人社公演團隊
感謝蔡秉芳、張瑄庭、邱純輔、王婕伃、鄒宜萱、沈庭安接受採訪

廣告

1 則評論

  1. 我簡單覺得,看劇當下的感受很好,整體用心度極高,而這四個分析的也都很好
    但從文章對於”自我”的貫串全文,有些想法
    現在社會很明顯,不斷朝自我意識邁進
    或許類似自由主義~
    “有生之初,人各自私也,人各自利也。”
    而後國家社會形成,人懂得興利團結。
    然發展至今,爭議也不斷,主要在於人性又冒出,又有人自私,使社會結構面臨考驗,其餘的人也開始質疑,自我的價值,怎可因為他人的自我而受侵害,結果又到回到有生之初的狀態。
    而假設有生之初,人的自私是最自然的狀態,這過程又可套用老子之言:
    失道而後德,失德而後仁,失仁而後義,失義而後禮。….
    社會究竟是進步或倒退呢?
    我只覺得,自我和團體都認識,才算真自我,只認識自己不在乎環境,好如無法交互作用的粒子,永遠不知道自己的特性。
    (如果電子永遠沒遇到其他帶電粒子,他終究不知道自己帶電(不考慮QED啦))

留下回應

請輸入您的回應內容
請在此輸入姓名